青春的时光微凉 谁的青春不迷茫
07版:午后茶吧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205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888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14年11月21日  星期五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888期  下一期
青春的时光微凉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安徽理工大学 徐紫薇 发布日期:2014-11-21 12:37:10

  常言道,一白遮三丑。小妮子虽然长相平平,个子也就1.60米,但是独独脸很白,玩伴们喜欢调侃她,你除了脸白,其他地方都显黑,这时候,小妮子会轻轻地哼一句,显出不服气的样子,心里却在偷乐:我起码脸白着,你脸不白,哪都不白,我一点都不生气。小妮子上了大学以后,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土里土气的,特意配了大框白色眼镜,压得脸更小了,有种秀气又文静的错觉。现在已经是大二学生的她,脾气还是大得不得了。上次运动会,她跟室友约好骑自行车去两琴相悦游玩,两人推着瘪瘪的车去买冷面,最后竟然一路吵着回来,小妮子一气之下,眼泪汪汪,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虽然走到半路就很没骨气地发了短信小心翼翼地问室友还去不去,听说为自行车打气是导火线。小妮子虽然常常自责,但坏脾气依然不离不弃,只剩下事后无力哀嚎的内心独白。
  小妮子弱冠之年,还有大把青春抓在手里,可她经常捶胸跺足、痛哭流涕,说自己很痛心,她觉得自己20年以来过得实在太平淡了。而遇到他,是小妮子的青春里唯一甜蜜的秘密。小妮子从小到大最怕动脑筋、最怕麻烦,即将面临计算机考试,她也是无能为力,临时抱佛脚,呕心沥血,等着那一天的凌迟,而那天是他们的第一场对白,一句对话。那是在机试结束的时候,小妮子低着头摆弄手机,却神游天外地走路,楼梯下了一半的时候,她才恍然抬头,却看到从下个阶梯走上来的他,白衬衫很成熟的感觉,白炽灯投射在脸上,阴影处略微上挑的眉毛和唇边似笑非笑的轻扬,绝对的腹黑和不好惹。这么出乎意料的相遇,对于不善于与男生相处的小妮子来说,真的是有五雷轰顶的感觉,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终于抬起了头,很自然地说了句:“下面门锁上了?”“哦。”她以淡定的语气回答道。脚下却没迈动步子,等到他走到身边,小妮子没敢与他对视,心里屁颠屁颠地作花痴状跟在身后,低着头大大咧咧地笑,嗯嗯,她偷偷“暗恋”的男生就在自己面前,原本阴郁的心情都抛在了脑后。不过,她没想到的是他会转过身拍她的头,会有人第一次见面做这么亲昵的动作吗?小妮子不想自作多情,没有表现得很在意,只是刻意地找话题好使自己平静下来,可惜,全程都是她吧唧吧唧地吐槽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没开口,直到分别连再见都没说,就好像两个陌生人来到十字路口,很自然地分开了一样。小妮子望着他挺直的背影,脑海只有四个字:莫名其妙。难道是被调戏了,她趴在墙上,愤愤不已。
  夏天的白天总是格外的长,小妮子认真地打扫完寝室,熟练地到了后操场的一角,他似乎很享受在草地上边听音乐边看书呢,每天都会来一趟,同样的时间,不变的地点,却多了一个偷偷分享风和夕阳的人。虽然他不知道,但小妮子觉得,就这样静静陪伴着就好,因此,她不会去打扰他,安静的时光总让人眷恋,她不想破坏。有一天,室友们在聊八卦,因为是外国语学院,男生本来就少,而他相貌好、成绩优秀,又是学生会干部,关于他的话题自然很多。小妮子虽然也喜欢闲聊,但每次提到他,她总是不自然,每次都极力想知道更多,又怕同学怀疑,还好喜欢他的女生本来就多,自己的行为也就没那么奇怪了。那天,小妮子才知道原来他是有喜欢的人了,他喜欢的人,很漂亮有气质,有能力,成绩优异,听说他俩还是高中同学,只不过她不喜欢他而已,听说他为她做了很多事情,她都没有接受。突然,强烈的自卑感如冰水从头浇下,小妮子一声不响地站在那儿,全身的温度被奇异的感觉夺去。是啊,他凭什么喜欢自己,日复一日重复着的大学生活、无可救药的成绩、让人讨厌的差脾气……凌晨2时,小妮子独步走到微凉的阳台,呆呆望着夜空中的繁星满天,找不到月亮的踪影,感到很失望。不知何时,小妮子不再那么天真活泼,总是想得太多,时常伤感,虽然在人前还是大大咧咧的,但小妮子心里清楚,当初的小女孩已是满腹心思的成年人,擦身而过的岁月无法逆行了。
  临近国庆节的时候,小妮子接到了最糟糕的电话,妈妈病危,父亲要求她和妹妹立刻赶回家。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她只对妹妹说了一句话:“你害怕吗?”然后哭了一路,一夜未眠。接下来是没日没夜地照顾虚弱的母亲,母亲因为疼痛,脾气更加大了,动不动就责骂她们和父亲,可是小妮子没有像平时那样不耐烦或是顶嘴。医院走廊门口,爸爸的鱼尾纹是那么的清晰,瘦削的身体在灯光下拉得笔直,很落寞地抽着烟,她躲在拐角鼻子很酸。幸而病情稳定下来了。小妮子重新回到学校的时候,瘦了一大圈,但敞开怀抱触摸阳光的时候却有一种重生的感觉。之后,她突然觉得一身轻松起来,按着自己的节奏学习,每天都坚持去图书馆,上课时不再玩手机,晚上除了看一会儿视频就早早睡了,早上会去早读。期末考的时候,答题显然很上手,关键是不会惧怕成绩如何了。小妮子开始慢慢地改变了,课堂上主动回答老师的问题,聚会的时候也大胆地唱歌,玩伴也更多了。
  对他,小妮子只在QQ和微信上关注他的动态,但却不会沉浸于彼此暧昧的评论和恢复,她已学会释然,青春本就是青涩、冲动、暧昧,然后克制,青春时不沉溺于空想,认准了一条路,又何必在乎到底要走多久,我们的未来在未来等我们,樱花树下,烂漫容颜,那些人走进你的生命,刺激你拥抱五彩的世界,在何时我们都要心怀感激地生活着。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