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磁器口 官川教师村 槐花的味道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205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2012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21年09月16日  星期四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2012期  下一期
槐花的味道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金 永 发布日期:2021-09-16 10:03:48

□天长市金集小学    金    永

  上泊湖不是湖,是一所师范学校。
  时代使然,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上泊湖迎来了一批天长最优秀的读书人,毕业后,他们成为皖东教育的主力。小计一下,十届学生,千余人,一个加强团的战斗力。若干年后,校友偶聚,趣谈上泊湖读书时光,谐称“上泊湖一期”“上泊湖四期”,言语间,颇具自豪感。
  方传江是我师兄。他在上泊湖生活了十三年,先为学生,后留校做了老师。学校有一排高大的白玉兰,他常在树下捧书而读。他年青、俊朗,满满的才气。
  方兄从方家大圩,进上泊湖,到天长城区,从学生到老师,从机关干部转任小学校长,现在是教育总督学,这样的人生也算平常,但不平常的是他善于用文字记述人生轨迹与感悟。他选用了近十年一百三十余篇散文,近二十万字。分“屐履留痕”“真情相牵”“梦里忆旧”“四季来风”“说事拉理”和“观行悟道”六章,积集成书,以《一树槐花》命名。工作那么繁重,拿出这部书,真所谓“昼课赋,夜课书,不遑寝息”,佩服了!
  方兄发来书稿,邀我写序,叫我好生惊讶。自忖无师、无名,岂不坏了规矩,也会被江湖嘲笑。然而,《一树槐花》书稿几天读下来,无理由地喜欢上了。因为喜欢,所以就不避讳,何况得到许多乐趣。
  说几点感受。方兄的文章充满对生活的热爱。大概是喜欢的缘故,感觉比其他深许多。他出生于高邮湖西岸的天长东北乡,书中多用“乡”字,凝聚万千情愫。“四园平整,水网交织……河内渔船穿梭,菱藕密布,野鸭成行……更有那一状元、两探花、四进士。”(《行走东北乡》)我想,写那一片地,他心中一定有比高邮湖更宽的一片大水。所以,他春天去,秋天去,正月初一也携女儿骑自行车同去。为什么如此呢?!他反复写方家大圩,是他的根在那里。所以,圩里一缕风,拂拭一生情。清明,年三十,毫无例外,带着妻子女儿去祭奠先人。一抹朝阳,一夕晚照,桑树港边的油菜花,铜龙河埂的槐树叶,奶奶的茶食箱,多少事多少人难以割舍。爱得那么热烈,还有一点点惆怅。女儿,永远是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也是他一辈子的牵挂。大概所有的父亲都有那么点儿自私。女儿从外地回来,“我远远地看见她娇小的身影,赶上前去,仿佛她瞬间还会离开。”(《女儿不在身边的春节》)一会儿,又把女儿当贵客。读到这里,我心里热乎乎的,眼里也湿漉漉的。
  读罢“屐履留痕”,就想立马背上行囊,跟他去皖南,去鹞落坪,去西溪,去南宁,去徽杭古道,像他一样,用脚步丈量山水。山水之趣,莫过于你离开了,那山,那水,还留在心中。“屐履留痕”给我们启示:一个人,有一个角色不能少,那就是做一个行者。苦也是趣,累也是趣。他自己也说了,“这样的徒步还会继续下去,盼望还有越来越多的绿色、红色之旅,充盈人生行囊。”(《行走鹞落坪》)
  方兄为师、为校长,对教育别有一种温婉。第一小学改建,特意请校长留下门前的大槐树;下大雪,“雪中的城南”叫他难以离去;时刻惦念他的实习指导老师李巧云;给在炳辉寄读的六年级孩子每人送一枚枇杷果;与孩子分享养护小蜗牛的乐趣……更有趣的是,写给一个内急的孩子送纸,还特别选人物报道“当校长,乐在其中”作为这本书结尾。点滴牵挂,白天晚上,一切的一切,守护的是上泊湖那个年青人的初心。“手里捧着沉甸甸的责任,心里永远装着学生。”“因为心中有爱、左右有责,每天与那么多可爱的孩子、亲爱的同事在一起,所以你想不快乐,都很难!”这就是方传江。苦也无悔,累也无悔。
  方兄的语言朴素自然,不矫饰。就像他人一样,质朴得希望能出点花样。然而,确如生活一般真实。“老家的人不把月亮叫月亮,叫亮(凉音)月。可能是月亮给人看起来清冷、冰凉的缘故。”是不是我们天长,而且是老人,才叫亮月。“小时候,亮月塘是我的乐园,洗澡,捞鱼,摘菱角,挖藕,嬉戏玩耍。”(《亮月塘边上的记忆》)“牛房是暖和和的,为了洗一把澡过年,我们顾不得牛屎粪的刺鼻,扒了衣服,跳进澡盆,下功夫洗个干净。”(《过年的那些事儿》)看一幅幅老照片,每一个字都那么真实,带着生命温度和泥土的芬芳,强强的代入感。方兄还善于包裹自己的感情,甚至小心收藏。对奶奶、对父亲、对母亲的回忆,种种琐事,写得不动声色,却如在目前。
  阅读,有人喜欢朴刀棒杖,长枪大马,因为它能步步扣人心弦;有人喜欢倚翠偷期,烟粉灵怪,因为它能十二分地吊起人的胃口;但最能走进人的内心,心生热爱,并向往之,还是这些有烟火气的文章。因为切近,所以我特别喜欢。
  一树槐花,就在他曾经工作过的第一小学门前,每年都盛开。看了这部书稿,给我的感觉,就是那一树槐花的味道。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