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永:经天纬地织初心 五代从教 快乐传承
04版:专刊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205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2011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21年09月15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2011期  下一期
五代从教 快乐传承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报记者 黄 慧 发布日期:2021-09-15 10:39:55

教育世家


□本报记者  黄  慧
  “我的高祖就是私塾先生,一直到我们这一代都是教师。姑姑是特级教师,爸爸和叔叔都是教授,我也以此激励自己,有幸成为一名特级教师。”安徽省教育世家荣誉获得者卢佑诚的大女儿卢洁说。
从潜移默化到理所当然
  “虽然听不懂,但还是极其崇拜。”卢佑诚的小女儿卢净回忆起童年生活时说道,“小时候听爸爸和他的同事们一起聊天,用满腔热情去追求未来,去履行教师对国家的责任,很受感染。”
  同样很崇拜父亲的卢洁,在人生的第一次试讲时就邀请父亲到场。“当时指导教师还奇怪怎么学生家长还来了,我说我也是一位教师,我来看看我女儿有没有当教师的天赋”。卢佑诚说,女儿的普通话很好,风范也足,是块当教师的料。
  在卢洁看来,这次父亲的到场,不但给了她当教师的信心,更教会了她如何做人。年轻气盛的卢洁面对指导教师的各项建议,总有自己的想法迫于解释和表达,而父亲则建议她要多听、多看、多学、多实践,有基础才能走得更远。如今已从教30年的卢洁,仍旧能俯下身子听取他人的意见。
  这30年来,卢佑诚一直是卢洁论文的第一读者。“父亲经常给我开书目,教研论文也一直由父亲把关。起初论文的改动很多、很细,随着教研能力和文字感觉的提升,现在,父亲只提一些修改方向。教研路上一直有父亲的指导,很幸运。”卢洁说。
  为何五代从教?卢佑诚坦言,长辈们并没有规定下一代必须教书,都是个人自己的选择。
  因为长辈是私塾先生,所以卢佑诚的父亲对古代文学比较了解,教的是语文科目。卢佑诚的母亲是数学教师。卢佑诚的姐姐是教数学的,其弟弟本科学的也是数学,而卢佑诚自己读的是中文系。他的两个女儿也是语文教师。在卢佑诚看来,职业和专业的选择,都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而卢净的回答则是:“教书育人让我们感到快乐,为什么不去做呢?对我们来说,当教师是理所当然的事。”
骄傲就是幸福
  “8月初,拿到通知书后,我就急不可待要哥哥带我去六安师专看看。我们来到一栋红砖平房前面,门开着,只见一位中年人正聚精会神地看书。哥对我说,他就是卢佑诚老师。卢老师忙起身,微笑地打招呼。简陋的房间、简单的布置、满桌的书籍、简朴的穿着、温和的笑脸,这就是卢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教师节前夕,六安市三里岗小学教师王健写了一篇关于卢佑诚的回忆文章。
  像王健一样,毕业多年还与卢佑诚有联系的学生还有很多。卢洁介绍道,遍布全国的很多学生,只要回到六安市都会来看看父亲,有的学生在工作或生活上取得了成绩,还会打电话来告诉卢佑诚。“退休后我辅导的那几名学生,都考上研究生了。”当卢佑诚跟卢洁说起时,神情既骄傲又幸福。
  家在外地的学生毕业后留在六安市,每年过年都会到卢佑诚家里,卢佑诚每年都会给学生的孩子包红包。在卢佑诚看来,学生和自己的孩子无异,这里可以成为他们的第二个家。
  “如果学生邀请父亲参加的聚会是9时,父亲8时就穿戴整齐在家里走来走去,很兴奋。”卢洁说。
不是谋生  而是热爱
  刚大学毕业留校任教的那个春节,卢佑诚给自己写的春联是“淡名薄利    教书育人”。
  如今,已经退休十年的卢佑诚常做梦还站在讲台上。“虽然已经这么多年没讲课了,但我仍旧不习惯。”卢佑诚说。
  2001年,皖西学院教师程东霞突然得知,卢佑诚即将进行直肠癌手术。“很惊讶,他从来没跟我们说过,也从来没落下过一堂课。”程东霞说,“术后,他选择了放弃系主任等行政工作,将有限的精力全部用于课堂教学。”程东霞告诉记者,院里面学生最怕卢佑诚的课,文艺理论比较枯燥,必读书目很多,作业很多,每章都有习题,期末要交厚厚的一本习题集参考评分。然而,毕业时选择卢佑诚做论文导师的学生却是最多的。
  对教育的热爱,一直延续到了女儿身上。2016年,卢洁到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支教。当时父亲已经做过手术,爱人因胃病和哮喘常年吃药。“只要父亲有所犹豫,我就肯定不去了,很多援疆教师都是瞒着父母去的。”卢洁说,“父亲告诉我做教育得有一种胸怀,要拿所学去奉献有需要的人。援疆那一年,我爱人是在父亲家吃住。”
  卢佑诚认为,教育工作者就应该有“蜡炬成灰泪始干”的奉献精神,这不是一份谋生的职业,而是一种热爱。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