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描写让人物跃然纸上
06版:名师教你写作文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205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1903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21年01月18日  星期一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1903期  下一期
细节描写让人物跃然纸上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日期:2021-01-18 10:28:23

名师简介

  钱之俊,无为市第三中学城北校区语文教师,无为市教育局初中语文兼职教研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芜湖市宣传文化领域优秀人才,芜湖市骨干教师。在《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教学通讯》《新文学史料》《名作欣赏》《辞书研究》《书屋》等刊物发表文章数百篇,《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等多种报刊曾对其文章进行转载。著有《钱锺书生平十二讲》《晚年钱锺书》等。曾获省基础教育成果奖、省文艺评论奖等。

试水作文

程霜二三事

□703班  秦韵涵
  辅导教师  钱之俊

  妹妹叫程霜。她长得很好看,鼻梁很高,嘴巴小小的,眼睛却很大,很有神。她的眼睛是又大又圆的杏仁眼,瞳孔很黑,让人看过去就舍不得移开视线。但仔细看去,她的眼里像是有一层水雾,就像要哭似的,让人忍不住想揉揉她的脑袋。她的睫毛又密又长,眨眼的时候像星星一样一闪一闪的。她的脸圆嘟嘟的,小时候我总喜欢揉她的脸。她一边被我揉,一边口齿不清地让我停下。
  妹妹其实是邻居家的妹妹,比我小三岁,小时候总喜欢屁颠屁颠地跟着我跑,我到哪儿她到哪儿,甩都甩不开。有一回我去别人家玩,她非要跟着,我被缠得没办法,带她去了。谁知道时间过得太快,我俩都没注意,反应过来之后,撒丫子狂跑回来,被她妈妈骂了个天昏地暗。那次把我俩吓得够呛。我以为她会比之前收敛一点,没想到“好了伤疤忘了疼”,一觉就把挨骂的事忘了,然后继续屁颠屁颠地跟着我跑。
  我总是会想,这小不点脑子里怕是只装了两件事:一件是跟着我到处跑,一件是吃糖。我是个糖不离手的人,每次拿出糖准备吃的时候,这小玩意儿就会窜出来,可怜巴巴地看着我,我心一软就满足了她。反复几次,这小屁孩好像看出来,她只要示弱,我就心软,要糖越来越理直气壮,只要不给她,就瞪着她的大眼睛装着要哭。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
  11岁时,程霜家要搬走了。我很清楚地记得,他们走时,程霜哭着对我说:“妈妈说我们要去很远的地方,可能不回来了,你不要忘记我。等我长大了就回来找你,给你带糖。”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哭得这么伤心,她的眼睛和鼻子特别红,脸上布满泪痕,袖子都湿了。
  半年后,我们也搬走了。上车时,我满脑子都是程霜来找我,看到我也走了会怎么样?想着想着,鼻子又酸了,心想:傻瓜,我还记得你哦。


偶像李清照

□703班  姚  林
  辅导教师  钱之俊

  初识李清照,是在小学的语文课本中。喜欢古风的我,对诗词情有独钟。读到《夏日绝句》中的“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我极其震惊。一个女子,写出这种慷慨雄健、掷地有声的诗篇,是多少男儿郎都不及的啊。
后来,我查了她的资料,这个人就更加吸引我了,让我不得不钦慕其才华。这“千古第一才女”称号,她当得起。王灼曾在《碧鸡漫志》中称赞道:“自少年便有诗名,才力华赡,逼近前辈。”她是多么优秀,才配得上这等称赞。没错,世上只有李清照可以做到了。她出身书香门第,有着一身才华,又有家国情怀,时刻关注忧虑国家大事。
  可就是这样的才女,却经历了悲惨的一生。她自幼生长于世家,其父母皆文采了得,耳濡目染的熏陶之下,终造就了一代才女。在18岁时与太学生赵明诚成婚后,更是夫唱妇和,吟诗作对,幸福愉快。这时的李清照作品清新自然、欢快朗爽,生活情趣溢满词作之间,从那篇最为著名的《如梦令》中便能看出:“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那时,她是多么幸福,多么的有生活情趣啊!
  婚后两年到南渡以前,二人生活得十分美满、和谐,但男人自当以仕途为重,丈夫只能离开她远走他乡。两地分居自然难免相思之苦,因此她也有了许多思夫之作。公元1127年靖康之变,辗转流亡使赵明诚染病而亡,李清照也流亡他乡。由于国破家亡的双重打击,她的精神已到崩溃边缘。然而她忘不了丈夫临终的遗言,靠着这些精神寄托,孤苦伶仃一个人苟且偷生。
  李清照,出生于官宦之家,书香门第,婉约词派代表。她孑然一身,亦孑然一生。积山河之动荡,聚古今之情仇,终造就了个千古风流、万古愁心的易安词人。


外公二三事

□703班  汪雨涵
  辅导教师  钱之俊

  朦胧中,一位有着花白胡子、瘦小的老头儿正对着我微笑。他的笑容是那般灿烂、那般阳光、那般温暖。他是我的外公,一个曾温暖过我整个童年的老人。在我的记忆中,他总是温文尔雅的,对谁都和颜悦色。一直以来,他都是我心中最尊敬的人,无论过去,还是现在。
  儿时,外公住在乡下,院子里种着一棵粗壮的杏树。每到杏子成熟的季节,外公总会寄来一大包杏子。其实现在经济发展这么快,随处可见的水果店都能买到杏子。每当母亲摆手拒绝时,他总是对我们说:“外面卖的哪有自家种的放心,快收下,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没办法,在外公的再三要求下,我们收下了杏子。那杏子一口咬下去,甜在心里。一股清甜的味道充溢我的口鼻。
  听妈妈说,外公的父亲曾是村里的书记,两人都写得一手好字。每次放假,外公都会教我练字。一边教我,一边吐槽着我那歪七扭八的字。直到现在,那字也没能变好看。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忙碌在书桌前,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花开,蝉鸣;叶落,雪飘。恍恍惚惚,外公老了。我也从一个小屁孩变成了少女。时光让我和他之间的感情更浓了。
  愿岁月能够善待这位老人,善待这位给我整个童年带来温暖的人。


爷爷

□703班  金  烨
  辅导教师  钱之俊

  爷爷七十多岁了,身体还好,但背有点儿驼,肋骨似乎都突出来了,仿佛是一棵历尽沧桑顽强不屈的大树。爷爷长方脸,脸上布满皱纹,横一道竖一道的。黑黑的眉毛下,有一双乌黑有神的眼睛。他两鬓斑白,头顶中间光秃秃的,像一个围起来的小操场。他常常面带笑容,慈眉善目,但有时也很严肃。
  爷爷头上常常戴着一顶伴他很久的草帽,还有一件很有年代感的皮衣和牛仔裤,就连炎热的夏天也不愿脱下。每次去找爷爷,远远地就看到了在路边的他,倚在一根电线杆上,戴着那顶旧草帽,挥着长而瘦的手臂。他在等我。
  每个星期,我都会回老家看望爷爷和奶奶。最近一次回去,爷爷牵着我去他的小屋,对我说了许多话,还给了我100元钱。原来,爷爷又要去外地帮别人看地了,过年可能都不能回来。这几年,爷爷每到过年的前几个月都会出去帮人看地,已经三年没一起过年了。虽然我们劝了很多次,但他就是不听,说在家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去挣点钱,还可以见见外面的世界。我知道,爷爷只是想让我们过得好一点。我多么希望爷爷可以回来一起过个年。
  还隐约记得,小时候不听话,我天天被爷爷打。那时候,只要爷爷一揍我,我就很生气,不想和他说话,跟他赌气。爷爷非常要面子,总是不好意思先对我示好,但暗地里总是舍不得我,比如过年时,奶奶给我的压岁钱,我知道都是爷爷给的。
  在爷爷的激励和无声的关爱下,我慢慢从一个爱哭不懂事的小屁孩儿长大了。


她真的很好

□703班  丁静轩
  辅导教师  钱之俊

  她很普通,但却能让人一下子记住她。她眼睛很美,黑亮黑亮的,不同于别人眼中的浑浊,里面装着天真、善良。虽说这双漂亮的眼睛被一副“框架”所困,但仍遮挡不住她眼底所布满的星辰大海。她嘴巴喜欢弯着,是向上的弯,没有酒窝,却能让人一下子忘记不快乐的事情,与她一同开心。
  还记得有一天,阳光正好。我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心情却糟糕透顶。她如往常一样,蹬着她的那辆青蓝也有点儿像绿色的单车,向我蹬来。我听见了车子的声音,却懒得往后看。因为我认为她不可能是找我的。背后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我本想转过头去,但她却比我先快一步,用她爽朗的声音,在我耳朵边猛然一喝:“嗨!”并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肩。当时我的脸色大概很不好,她看出来了,让我走慢点,等下她。没想到,她竟把单车停在那儿,上了锁,背上书包,朝我奔来。
  “走吧。”她轻喘着气,拉起我的手。我很惊讶地望着她,支吾道:“你……你……你的车就停那儿?”她看着我哈哈笑道:“这怎么啦?不是什么大事儿,没事的。”然后不等我有下一个动作,便推着我向前走。
  一路上,她说了很多,一些是笑话,另一些是她的事。她说,以前她许过“宏愿”,一定要让不开心的人开心起来。我便是她的第N位顾客,她微笑着说:“客人小姐姐,来这不收钱,还买一送一,我保证会让你天天开心呢。”“哈哈。”只要是个人,没太大的事,可能都会被她逗笑吧,反正我是没憋住。从见她毅然停车走路陪我那一刻起,我就已经不难过了。她看着我终于笑了,索性与我一同笑。就这样,一起傻傻地笑。
  后来,我与她谈起那天的事。她还是那双眼,用夸张且假装失落的口气,朝我吼道:“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走那么远的路,就为了陪你。”
  我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的,也知道她真的很好。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