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淮堤 我们时刻都在
04版:专题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205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1823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1823期  下一期
守护淮堤 我们时刻都在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报记者 徐徐 发布日期:2020-07-30 19:34:48

  父女齐上阵,兄弟同巡堤;风雨中护送会考学生返家园;为坚守岗位,悄悄放弃准备已久的专业考试……奋战在濛洼蓄洪区的阜南县青年志愿们用满腔的赤诚之爱和不懈的坚守之志,为风雨之中的淮河大堤筑起一道牢固的钢铁长城。


阜南青年志愿者
守护淮堤 我们时刻都在
 


青年突击队 踊跃参战
 
  7月21日下午,团阜南县委副书记刘蒙急匆匆开车赶到阜南火车站,接采访的记者一行。
   “进入蓄洪区的道路,实行交通管制,只出不进,我不来接你们,你们根本进不去曹集镇。”头发有些乱、鞋上沾满泥、略显疲惫的刘蒙说。
  曹集镇是濛洼泄洪区四乡(镇)之一,位于保庄圩上1623米的南街村淮河堤段,正是团县委的防汛抗洪责任区。“单玉婷书记此时正带领青年突击队志愿者、义工们和民工们一起在守护大堤。”
  据刘蒙介绍,往日,从阜南火车站到曹集镇南街村,开车只需半小时,但这次却需要一个半小时,“低处的路全被泄洪后的水淹了,我们只能沿着淮堤一路绕行”。
  一路上,雨不停地下,淮堤下是连片的滔天洪水。往日,一棵棵高大、挺拔的树,此时只能在洪水中露出上半截,经过层层交通管制的查验,下午4时,记者一行终于到达保庄圩南街村淮河堤段。
  穿着一身橄榄绿的团县委书记单玉婷正在雨中和青年突击队志愿者们一起搬运一根根木桩,“从19日夜里接到王家坝开闸泄洪命令后,我们就组织了多名青年突击队志愿者,配合乡镇,连夜转移老百姓,将19户30多人及其生产、生活物资安全转移到保庄圩上,没有发生一起人员伤亡现象。” 单玉婷说。
  单玉婷告诉记者,现在南街村淮河堤段有30名长驻青年突击队志愿者,另外还有义工、大学生、创业青年、学校团干部,他们轮流分班过来参与防汛抗洪和物资分卸。“全县共有八百余名团员、青年直接或间接参与到这项工作中来”。
  据介绍,自7月18日团县委发出招募防汛青年突击队倡议书起,每天都有几十到上百人加单玉婷的微信,他们来自全国各地,都要求过来参战,“但考虑到交通不便,很多人都没让他们过来,只选用了一些本县的,距离我们较近的青年”。
  1982年出生的史明辉是他们中的一员,他带领突击队队员们帮助转移艾草,几十千克的艾草包,一包包先扛上肩,再送上几十米高的堤坝上,熬夜奋战,血压一度高到160,他不仅自己参战,还带动了正在读大学二年级的女儿,女儿每天盘点救灾物资、巡堤排险,每样都不含糊,父女齐上阵,互相鼓励和打气。

兄弟共护堤 保卫家园义不容辞
 
  保庄圩南街村淮河堤段有排水沟,地势比较低,一旦发生内涝或洪水渗透,会第一时间出现险情,因此是最危险的地方之一,定时巡堤排险就显得特别重要,青年突击队志愿者便担此重任。
  在巡堤排险青年突击队志愿者中有一对堂兄弟,22岁的哥哥海子洋是武警某中队士官,回来休假时正好赶上王家坝开闸泄洪,他毫不犹豫地选择加入突击队,“我在部队有过抢险的经历,比较有经验,保护家园,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20岁的弟弟海子城是湖北省武汉市某职业学院学生,看到团县委招募志愿者,他第一时间报了名,“我想为家乡作点贡献,平时没机会,这次当然不能错过”。
  兄弟俩每晚都忙到11时多才能结束工作,然后共骑一辆电动车,骑回四五千米外的家中。“累肯定累,但还是要坚持。”海子城告诉记者,“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们都在朋友圈里给我点赞,我觉得挺光荣和自豪的。”

护送考生回家 婉拒家长答谢
 
  王家坝开闸泄洪后,濛洼的庄台就成了一座座“孤岛”,备受社会关注。住在庄台的36名高二学生去县城参加完会考后,都想着早点回家,而家中父母更是焦急,想着如何能让孩子会考后安全回家,他们打电话给单玉婷,需求帮助。单玉婷立即和县“日行一善”公益志愿者协会监事长张辉取得了联系,让其组织一些责任心强、驾驶技术过硬的志愿者义务送学生们回家。
  通过进一步联系,张辉确认阜南县第一中学、第二中学、实验中学等学校有要回庄台的36名考生和7名护考教师的具体信息。“我们根据学生家的路线分布,从协会中筛选出15辆护送车,于24日下午3时分别接到学生和老师们,冒雨开车护送他们返回位于王家坝、老观、曹集等濛洼庄台的家,用了四个多小时”。
  据介绍,为关爱这些学生,护送车队志愿者朱国安为每个学生购买了牛奶、面包和矿泉水。
  张辉告诉记者,由于通往濛洼四乡(镇)的道路施行交通管制,他们的护送车堵在地城大桥上过不去。“为了把好事办好,我及时把情况向单玉婷书记汇报,单书记又向阜南县政府副县长兼县公安局局长洪武汇报,洪县长对我们的志愿服务予以表扬,但提出来蓄洪区危险,防洪形势严峻,如果护送车进入濛洼四乡(镇)必须按程序由县主要领导批准。然后,单书记又向县委书记崔黎汇报,崔书记很重视,立刻进行安排,确保护送车有序通过交通管制卡点,及时把学生们送了回去”。
  “曹集的一名学生家长要把家里逮的一条大鱼送给护送他孩子回家的志愿者,以示感谢,但被志愿者婉拒了,看到孩子们与家人团聚时的笑脸,我们觉得太值了”。

悄悄“弃考” 只为淮堤更稳固
 
  陈冲冲平日在镇上从事美容美发行业,王家坝开闸当天,他便报名参加防汛抗洪,到曹集镇,从事南街村淮河堤段的巡堤排险任务,日夜坚守在岗位上。
  但是谁也不知道,原本他是要参加7月23日的“安徽省农民工求学圆梦计划成人高考”。为这次考试,他已经准备了两个多月,但最终他选择了“弃考”。“试明年还可以考,但淮堤离不开人。” 陈冲冲说。
  接下来,陈冲冲悄悄地做出了另一个“弃考”决定,放弃参加由阜阳美发协会在7月27日~28日举行的美发行业考级考试, “这个考试非常重要,报名的人非常多,只抽取了今年参加了抗疫一线的工作人员,证书的等级较高,我被抽取到了,这次考试理论和实践都要求很严格,我准备了好久,一心想通过,如果明年再考,等级就没这次的高了。”
  为何难得的一次机会却主动选择放弃?陈冲冲告诉记者,由于蓄洪区交通管制特别严,人员只能出不能进,再加之这几天志愿者们被抽走了一些,而来自全国的赈灾物资猛增了许多,“我如果此时走,又进不来新的志愿者,这边人手肯定不太够,我必须要全力投入到当下的防汛抗洪工作中,不能当‘逃兵’”。
  陈冲冲并没将自己弃考的决定告诉在防汛一线的领导,怕他们“逼”自己离开,直到今天中午,无意间被单玉婷知道。
  结束采访时,曹集镇及整个濛洼蓄洪区已被夜色团团笼罩住。刘蒙开车送记者一行返回县城,黑暗中,一度曾几次迷路,好在最终又在淮堤的指引下找回,“只要看到淮堤,我心就不慌了,再难走的路都一点不怕。”刘蒙说。作为土生土长的阜南人,从小听着歌曲“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的刘蒙对淮堤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
  是呀,淮堤依然在,它将指引着灾区的人们走向水退路明的明天。
 
 
 
 
    □本版图片由本版记者傅军摄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