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画云岭  割麦的父亲 向日葵 山居秋暝 林花谢了春红 麦秸花 手把青秧插满田
16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205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1822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20年07月29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1822期  下一期
林花谢了春红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运明 发布日期:2020-07-29 10:56:32

□亳州市铁路小学    李运明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是的,本来还陶醉在春光无限好里,以为世界依然是莺歌燕语、蜂飞蝶舞,蓦然回首间,才发现林花已谢,黄鹂留鸣,春天仿佛一个撑着油纸伞的姑娘背身而去,渐行渐远,让人发出徒然的喟叹,目送着她杳远的背影。
  曾经,菜花黄,杏花白,桃花红,梨花、樱花千树万树傲春风,纷纷像赶趟儿似的争奇斗艳,最后竟也飘落在春天的衣袂之下,花颜失色,香消玉殒。村庄里的槐树、桐树却接踵而来吐露芬芳,槐树挑起一串串象牙白的花穗儿在风中招摇,桐树举起雪青色的喇叭吹响了向季节深处进军的号角。无奈花自飘零水自流,最终零落成泥碾作尘,结束了一季的辉煌和异彩纷呈。
  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红消香断,绿荫乍起,大树小树凝绿聚翠,枝叶密匝匝地撑起了华盖,让炽热的阳光在逶迤峭拔的枝叶上跌宕起伏。繁枝密叶间,鸟巢里的雏鸟羽翼渐丰,嫩黄的小嘴儿开始呢喃初鸣,有的甚至开始展翅试飞,让人看了不禁心生怜惜和心动。
  绿树浓荫夏日长。绿荫之下,村庄里就有了一个欢乐的舞台。远远近近的人们,不分男女老少,聚在绿荫里,老人们讲着悠远的故事,孩童咿咿呀呀唱着稚嫩的歌谣。一串手机清越的铃声响起,老人和孩童便都噤了声,聆听远方的问候和牵挂。接着就是老人绵绵的嘱咐和交代,其间汇入孩童亲昵的呼叫和期望。在清风和绿韵里,时光就轻轻悄悄地放慢了脚步,尽显着安祥和沉静。
  繁花落尽,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枝叶间有果初长成。苹果、梨子固然青涩,杏子、枇杷已然呈露微黄,羞怯地隐身在绿叶后面。最诱人的还属樱桃。陆游诗云:槐柳成阴雨洗尘,樱桃乳酪并尝新。古来江左多佳句,夏浅胜春最可人。樱桃的可人,不仅在味,更在色。颗颗樱桃珠圆玉润,有的黄,有的红,有的发了紫,如玛瑙玉珠,似星星点点,更像小花朵朵,灼亮人的眼睛。
  母亲的小园也是绿翠红娇。菜花的金黄已经消失在蝴蝶的梦里,早播的西瓜和番茄正是一派水灵灵。一根根小黄瓜挂在架上,顶着黄花,带着嫩刺,一片安然娴静。番茄一颗颗缀在枝桠间,凸胸圆顶,露出胭红。母亲早已盼着我回家,好把他们带上返城的路程。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是的,逝去的总是脚步匆匆,但是该来的也总会款步而行。消逝了春花的绚丽缤纷,迎来的却是初夏的热烈和绿色的葱茏,在夏天的时光里舒枝展叶栉风沐雨,才能迎来秋的高远和丰硕的收成。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