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书 鹧鸪天·梅寄归心 四季和诗 怀揣梦想 踏上新征程 世界吻我以痛 而我报之以歌
08版:青春文字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205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1762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20年01月13日  星期一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1762期  下一期
世界吻我以痛 而我报之以歌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霍邱县第一中学 李童真 发布日期:2020-01-13 10:16:25

  “华为”在它的广告中如是描绘:一只高贵的芭蕾鞋,一曲典雅的芭蕾舞,却和与之格格不入的伤痕累累的脚联系在一起。世界吻芭蕾脚以痛,而它以一曲惊艳的芭蕾舞报之。
  2006年,对于大多数我的同龄人来说是个平凡的年份,它没有2003年非典的惊心动魄,也不如2008年的汶川特大地震那般牵动着全国人的心弦。但,于我,它却是一段难忘的黑暗岁月。
  那年,我三岁,但我却不得不接受家中的支柱——父亲去世的事实。我并不认为自己很可怜,孔子不也是3岁丧父吗?他不照样成为万世师表,为后人所敬仰吗?但父亲的离去的确给我的生活带来了一些变化,当然,并不是什么好变化。他走后,母亲再也不能陪在我的身边——她必须朝九晚五为生计奔波。就这样,母亲,姐姐,我,三人相依为命,在那段苦难的时光相偎取暖。
  后来,我踏上了求学之路。求学之日,虽苦心乐。每天沉浸在欣喜中,望以己之学识,改家人之命。毕竟,父亲的花儿落了,我已不能够再是个孩子。作为家中唯一男人,我必须扛起这个家。
  苦难给我的不仅仅是苦难本身,苦难给我的还有坚忍不拔之志和体贴温暖之心,一如顾城所言“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既然苦难选择了我,我便把背影留给苦难,把笑容交给阳光。
  苦难遗我三宝:一为真情之暖,穷困潦倒之时,曾受到社会各界不少的帮助,如雪中送炭,虽只能稍改困苦之境,却已足以令小小的心中充满温暖。来日,我必将成为他们。二为同情之悯,鞭不及人,人便难以感同身受,而苦难给我的便是这感同身受之力,因为苦难,我才能更好地体会那份同情之心。三为超凡之志,历经磨难,吾之志亦由一家之福转为天下之美,我不仅要让我的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我还要让天下庐破受冻者亦无需苦苦挣扎,愿以己区区之力,换天下苍生尽欢颜。
  俞敏洪曾言:“人生而不平等,却无往不在打破枷锁的努力之中。”身处瓮牖绳枢之所,就注定一事无成吗?不,我相信,苦难只是天将降大任于我的前兆。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吾之苦难,亦为天下人不再受其苦之始也。
  家庭背景,父母之财,皆所谓先天而定者,我们不能决定。但我们可以决定以后自己能否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家境殷实的人家,其孩子不一定能有所成就,正如成龙的儿子房祖名,生活条件优渥,但却屡次触及法律的底线。而贫寒之家,未尝不可飞出像衡水女孩儿王心怡般的金凤凰。
  梁任公曾言:“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我辈少年怎可轻易被身世、苦难打倒?任世界吻我以痛,我坦然报之以歌。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