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蓝的星空 关于艺术与美
05版:读写天地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205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1762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20年01月13日  星期一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1762期  下一期
关于艺术与美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合肥市第38中学 郭亚峰 发布日期:2020-01-13 10:29:54

  暮色四合,每每漫步于回家的路途中,不经意间,一缕缕烤红薯的醇香随风荡漾,张狂而霸道地侵入我的鼻息、浸入我的肺腑,勾起了我辘辘肠胃的记忆。
  高架桥边昏黄的路灯下,一位年近古稀的老妇人常坚守在铁皮油桶制成的烤炉旁,炉上整齐地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红薯。秋渐深,她那苍苍白发如同桥下白桦树枯黄的的落叶,随风飘零。一双模糊的眼睛,仿佛在不停地打量着往来的行人。我偶尔驻足于此,她便朝我微笑道:“小哥,今天的红薯可甜哟。”“多少钱一斤?”我指着炉上热乎乎的红薯问。“三块五,现在进价又涨了。”她有点难为情。“来一只大的吧。”我随便地答道。“哦,大的不好,不大不小才肉甜皮薄。”她说着便给我捡捏了两只适中的,放入秤盘,小心地装进纸袋,恭敬地递给我。其实,焦黄绵软的红薯再也吊不起我半点胃口,我只是喜欢那种暖暖甜甜的味道,这是母亲的气味,这是家乡的气味。
  犹记得儿时,每当鸡鸣,母亲就开始在厨房忙碌起来,一会儿,阵阵浓烈的煮红薯的香气便弥漫于整个堂屋,钻进每一间卧室。这时,诱人的香气唤醒了我饥饿的肠胃,辗转反侧的我盼望着早点天亮,能够吃上早饭。早饭是红薯,还是红薯,在那缺粮的时代,又能怎样,只不过,有时变了个吃法而已。早晨,最高兴的就是我家的阿黑狗了,我一出门,他便摇着尾巴,巴结似地紧跟着我,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那装满红薯的口袋。我和小伙伴们一边向2000米外的学校赶去,一边啃噎着干而粉的红薯,阿黑一路相伴,不时地享受着我们丢下红薯皮,我们进了校门,向它挥一挥手,它才恋恋不舍地独自回家。
  贫困的岁月, 红薯成为我们农家人最重要的口粮,帮我们度过一天三顿难以为继的苦难日子。收获红薯的日子成了我们农家最重要的日子之一,演绎为秋天里最红火的景象。山野中已没有了夏的浓绿,有的只是秋的灿烂,红、黄、蓝、绿肆意地挥洒。留在庄稼地里只剩下该刨的红薯了,它们不负夏日三月烤,秋来抱给满窝娃。黄绿相间的薯藤覆盖下的陇上,遍布纵横交错的道道裂口,红薯那紫红色的肌肤在缝隙中若隐若现,唤起人们甜甜的味觉感。男女老少扛起铁耙,拉着板车,在地头一字排开。男壮劳力挥舞着铁耙,把一窝窝红薯小心地刨出来,女人和孩子在旁边摘下藤蔓,掰掉泥土。累了,饿了,坐下来,挑一只体型苗条一点的红薯,用指甲剥掉皮,便大快朵颐起来。这时,男人围拢过来,坐在铁耙的木把上,边嚼着脆生生的红薯,边和家人谈论着今年的收成,幸福与满足的笑容写满他们的脸庞。
  如今,一晃离开家乡二十多年,在城市生活,很久没吃红薯了。  阳台上,花盆里曾放进一只发了芽的红薯,现在藤蔓上宽阔的绿叶已能迎风招展,煞是好看,让我不由得想起了这样的一首打油诗:原野土坡地几陇,披蓑戴笠谷雨种。绿叶紫茎阳光照,藤蔓根壮雨露浓。风雨雷电烈日烘,埋头挣扎泥下红。苦难贫穷救命时,香甜充饥立大功。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