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里号 栽油菜 望天门山 红芋情
16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205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1749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19年12月18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1749期  下一期
栽油菜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广德市卢村小学 曾照元 发布日期:2019-12-18 10:57:47

  油菜,是我童年最不熟识的生物朋友。我甚至不知道妈妈一日三餐烧菜的油,居然是从油菜的果实里榨出来的。直到那年我高中毕业了,父亲看我在场院里看闲书,便叫上我去搭把手。
  我随父亲经过金小湾至观音堂,再从大枫树旁下到桥东,总算到了我家的田地。近前一看,我发现满东东的一田油菜,不知什么时候被父亲一扑一扑匀称地放在田间和田埂。这时,我方知道父亲头年冬月栽下去的油菜,临了却长成了这个样子。父亲告诉我,今年的油菜收成还不错,搞得好能打一两百斤油呢!
  结婚成家后,我跟妻子开始勤俭、治家、过日子,我们也开始起沟、整田、打窝、栽油菜。已经开始从教的我,每次下田栽油菜,其过程总有点职业味儿。我把每一块田垄都当作讲台,把每一棵油菜都看成学生……如此经历了两三次,妻子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了,气呼呼地数落着我,不止一次嫌我做活太讲究太慢了。
  看到邻居们栽油菜,简直粗糙得不能再粗糙了。我们这里还有这样一种说法——毛搞毛搞吃不了,过细过细吃个屁。这样的话,妻子也曾对我说过。可是我就是毛不下手,比如打窝我总是打了再推两下,碰到磕锄头响的小石子就弯腰捡起扔出去,遇到难以磕碎的泥坨子就用手捏碎,总想着要为幼小的油菜尽力营造适宜生长的土壤。
  栽油菜时,我最担心油菜根部外露,也看不惯落窝的苗棵不正。于是,见到有根须裸露的就再抓一把土覆盖上拍拍紧,看到不正的油菜便扶正并拢来一些土围着护着。施肥时生怕离油菜根部太近,担心被烧死了。总而言之,我谨慎地对待每一棵油菜的栽种,小心地呵护着它们,像呵护我的学生那样尽心尽力。
  家里就我一人有田,还是别人退让出来的“差田”。所谓差田就是原来的种田户把水源灌溉不好、用牛赶不到边角、离家比较偏远的田拿出来给我。这样的孬田不规则,整出来的田垄也有长有短。我把每一块地按照长短大小分别标上“几几届学生”,再将每一棵油菜都插上写有学生姓名的小牌子,像这样子栽种油菜的可能这方圆数十里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没过几天,我的油菜田便成了邻居前来观赏的“奇景”,这些来看的人说什么的都有,但也不乏知我懂我的村上老者,他还跟有孩子在读书的年轻人说:“你们谁要是把孩子放到他班上,等于放一百个心!”
  在之后的时间里,我一有空就到油菜田去看看,看它们的长势,渴了给浇水,虫了即治虫,被草欺住的多了锄、少了拔。然后坐下来感叹属于我的满满绿绿的油菜,回想起那一个个学生身上曾经发生的故事。从教三十几年了,许多学生都成家立业,想见一面是那么不容易,他们中绝大多数人不知在哪成家立业,做什么也不知道,但他们的过往始终在我的心底贮存。
  把油菜当成是我的学生栽进心里,油菜即学生,学生即油菜。我栽出了希望,栽出了那份浓浓的师生情!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