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里号 栽油菜 望天门山 红芋情
16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205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1749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19年12月18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1749期  下一期
温暖的里号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休宁县石田中学 汪红兴 发布日期:2019-12-18 10:57:03

  徽州的每个山村,因为有着动人的故事而精彩。                      ——题记
  见到他,是在村口大篷车流动菜摊前,捧着一小袋冰冻凤爪。那边匆匆赶来一位中年妇女,用方言对他喊着:“阿大,叫你不要买,妈不能吃这个。”可他没有反应,我们好生奇怪。
  戴着一副老花镜,眼睛有些浑浊,须发花白有些凌乱,木讷地站在那儿,他只是笑,没说一句话。
  他是我们要寻访的老兵,一个在枪林弹雨中爬过来的人。
  当我们和那中年妇女——他的女儿王腊月说明来意,她抱歉地说道:“我爸失聪30多年了,当年战场的往事,我也知道不多。只是小时候,我听我爸说过,他们在朝鲜整天钻山洞,打了七次大战役,一直打到了三八线。有一次,一个连五十多人上前线,结果最后只有两个人活着回来,他是一个,也受了点轻伤,其余的全部牺牲了。” 王腊月和父亲打了打手势,他似乎懂得了什么。
  我们跟着捧着凤爪的老人来到他家中。农家小院里的柿子像红灯笼挂着,一幢普通的两层低矮民宅。正堂上挂着毛主席的画像。
  老伴就斜躺在厢房的椅上,王腊月说,我妈几年前已经瘫痪了,不能走路,吃喝拉撒都得靠家人。
  他从柜子里颤巍巍地打开了一个塑料包,裹了好几层。里面有一张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颁发的革命军人证明书,上面赫然写着老人1951年2月入伍,所在部队为一九九师五九五团警侦连。里面还有三枚纪念勋章和一张发黄的半身黑白照片,是年轻英俊的他。
  警侦连,意味着什么?前头探路深入虎穴冲锋陷阵的连队。
  当我们试图和老人交流更多时,却发现无从下手,而且此时惊讶地发现,老人那饱经沧桑的右手没有一根手指,手掌竟没了。此刻,我们有了一种悲壮,他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那年,我爸当兵时是正月,是瞒着我妈报名的,我妈头年的12月才过门。通知书下来了,我妈才知道。我妈舍不得,哭了好几宿,但已经无法改变。我爸一去就上了朝鲜战场,三年多我妈一个人在家服侍公婆尽孝心。我爸音信杳无,不知死活,那时,不断传来在朝鲜战场上士兵的噩耗,我妈都担心死了,也打听不到准确消息。甚至有人说,我爸牺牲了,劝我妈趁早改嫁,可我妈说,那光荣牌还在,我爸就可能活着的,政府不会欺骗我。”王腊月说起了父母的故事。
  “直到三年后的一天黄昏,忽然有人告诉她,村里小店有一封寄给她的信,她想一定是他来信了,这辈子她没收过信。她不识字,拿到后打开请人读,才得知我爸竟然还活着,从朝鲜战场回国了,马上准备回来探亲,那一刻,我妈喜极而泣。过了几天,我爸回来探亲了,我妈高兴坏了。后来我爸还在部队待了一年多,直到1956年才退役。”王腊月继续说道。
  王腊月伤心地告诉我们,父亲退役后,先在月潭乡当过武装部长,后来,回乡当村支部书记。因为当过兵,他对炸药比较懂,后来,村里及附近修公路开山炸石,他都是负责点火药的,都没出过事故。36年前,那一次,自己家造房子,开山炸石,结果雷管爆炸,父亲倒在血泊中,后来送到医院躺了几个月,右手被炸断了。先前退役时,耳朵有点背,这次事故后,他几乎听不见外界声音了。
  “我父母生了七个女儿,我是留在家中的。现在我爸老了,他的心中,只念着我妈的好。他尽心照料着,总是买好菜给我妈吃,可我妈整天瘫在床上,肠胃消化不良,吃荤菜常常会拉肚子,都是我换洗。我叫我爸不要买荤菜给我妈吃,可说什么,他都不听,天天在村口等菜摊来。”王腊月说道。
  一个朴素的乡间爱情故事,就这样演绎着,没有言语,只有守望。当年的战斗英雄,如今只有儿女情长,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们有着说不清的滋味。没有轰轰烈烈,只有一份心灵的默契。
  他叫王明水,今年90岁,抗美援朝老兵。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