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立并举,抓好团干部这个“关键少数” 未来,由你书写 现实·命运·历史
02版:青年大学习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205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1693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19年08月30日  星期五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1693期  下一期
现实·命运·历史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中山大学 史越 发布日期:2019-08-30 09:35:10

——读余华的真实

  余华的中短篇写作中始终贯穿着对真正的“真实”的困惑与追寻。写作技巧上,他通过对现实细节寓言性的夸张和因果逻辑的暴力重建,质询了朽化的现实主义成规;在材料处理上,他以形象叙述构造了“别人的回忆”,冷静而边缘地模仿了记忆破碎、闪现的原貌,并结构以超验的宿命意识,以“不确定的语言”对抗象征秩序的话语;在写作态度上,他以父辈的弱化与历史权威叙事的解构,重建了“子”的真实经验。
  虚构现实
  余华写作的基本出发点是“反抗现实”的,即是反抗成规,走出前代陈词滥调的“真实”。这也是他在随笔与创作谈中屡次提到的。既然秩序的统治下依然有无法抑制的暴乱的产生,那么秩序也不过是佯装的太平而已。余华有一种深刻的怀疑,摆脱佯信,怀疑秩序,并且肯定自我精神。面对被成规话语规训了的想象力,余华所做的是寻找一种“虚伪的形式”,对抗道貌岸然的成规与绥靖的按部就班,以一种暴力的、超常的、奇想的象征笔法揭发生活真正的可能性。从这个意义上考虑,便决不能认为余华是一个虚幻的作家,因为他一向保持着逼近真实的姿态。
  根据罗曼·雅各布逊对于19世纪以来固化的现实主义技巧的确定,其一为对故事发展无关紧要的“报道性细节”的加入,以及行动的“事出有因”。(On Realism in Art,1921)将余华的反抗现实行为分裂在这两个标准上,对于细节的寓言性的夸张;其二,对于故事因果逻辑的省略。一溢出,一阙如,这是余华写作思路中一对有趣且叛逆的互补。
  预言回忆
  回忆是余华写作的一个始源。可以说,他的创作、创新乃至反叛的诸多行为都是以记忆,或者记忆的形式为原材料进行的。
  记忆给予了余华场景与形式,却没有给予他自叙传的笔法。余华的时间游戏使用的是“记忆的逻辑”,以时间的分裂、重叠、错位模仿一种闪回、朦胧、破碎的被记忆改造的事件的形态。他站在“叙述统治者”的立场上,虚构着一种有个人色彩的“公共记忆”。余华企图以去个人化了的形式上的记忆,唤醒接受主体心中更广泛的悸动与通感。这种把记忆从作者主体身上彻底剥离的做法,主要体现在第三人称的“他”的叙事视点,以及文本浓重的宿命感上。
  余华的写作中,“时间过去”与“时间将来”是互为表象的,他将过去与将来拼合,原本笔直前进的线,变成了裹挟着未来、滚动着弥补过去与未来间空白的曲线。
  解构历史
  余华就这样站在成规的对立面,也是站在了历史叙事的对立面,他始终处在与现实“紧张”且“敌对”的关系中。于是,当他尝试从过往的经验中汲取创作的材料时,这种张力便显露无疑。余华对“不确定的语言”的追求正是对象征秩序的突围,也是对父权话语与既定历史书写的突围。“驳倒”显示出热血的争锋与反抗,而“胜过”则在于超越与凌驾。
  余华是中国文学史上少数的、能够在自己另类的作品中毫不依附现实而实现自己的完满的作家,他对于虚构的信赖甚至高于现实。他绝非是现实主义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形式主义与自然主义的结合,是解构的。余华的不妥协的姿态像一束镭射光,指引我们一种新鲜的“真实“的向度。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