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四个下功夫” 践行习近平新时代青年思想 我与国奖面对面 再见,子晨专栏
02版:青年大学习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150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1657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19年07月04日  星期四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1657期  下一期
再见,子晨专栏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安徽工程大学 潘子晨 发布日期:2019-07-04 16:21:20

  踏上去合肥的火车,心情此起彼伏。今天我不是真的要走,但距离开的那天,却越来越近。
  一
  火车又经过了长江大桥,我又想起四年前的那个夜晚。那晚,我独自一人乘车到芜湖,那是我开学的前一天,那晚五六个小时的车程,我一点也不怕孤独,我和邻座的姐姐聊天,和对面座位的叔叔聊天,我仿佛能和身边的任何人都变得熟络。我就从这样一个不谙世事、有点多动症的小姑娘变成了现在火车上一言不发只知道带上耳机听歌的大姑娘。
  说到这样的变化,好像是很明显的,大一参加竞选时候的我,站在台上为了掩饰尴尬和胆怯,嘻嘻笑笑,仿佛演了一场单口相声,因此,我成为了学长、学姐口中的“逗逼”,这是2015年最流行的形容人的话,也因为“逗逼”,学姐决定留下我,我想她可能觉得至少这个小姑娘可以活跃气氛吧,她说她喜欢我的性格。那时候的我一腔孤勇啊,满目疮痍的自信,我去面试院里的音乐组,我敢于在人前唱歌,可是却止不住声颤,可是那时候的我至少勇敢。那时候,我在组织里叫“暖宝”,从部门的同学到部长到其他部门的同学,都这么叫我,对于这个名字我乐不可言。
  后来,我是大家口中的“温暖的暖宝学姐”,再之后我成为了学弟、学妹口中的“高冷学姐”。前几天去和学弟、学妹聊天,我说大二的学弟、学妹们,我接触的还真不多,他们说他们大一时总觉得我们这群大三的高高在上,不好接触。我想如果是刚入学时得那个我肯定会蹦蹦跳跳地过去和他们聊天吧。至于当时的勇气,我也几乎丧失殆尽,我在团委公众号每次推大型节目时都留言说,明年的这个时候我要站在台上唱歌。可是我没有,我甚至连报名“十佳歌手”的勇气也没有。
  仿佛,在成长中变得寡言,在岁月里把根扎得越来越深,而整颗心也变得越来越沉。沉沉的不舍,沉沉的接受离别,于是把这四年沉沉的回忆又放入自己的心。
  二
  一周前,专业的离别聚餐。我和室友早早到了,我们随便选了一桌坐下,之后陆陆续续其他同学慢慢到齐。我们在饭桌上说着笑着也吃着,人在这样的推杯换盏中渐渐变少,到最后只剩下十几个人,其中就有我们寝室几个人。
  实际上那晚我不知道自己留下来的意义,我没有和大家推心置腹的聊天,我也不会喝酒,只是静静看着其他几个喝酒的男同学,自己在一旁坐着,呆到很晚的时候,我觉得有些累了,就站在宴会厅门口等着这场大家不愿意散场的宴席散了。这时候已经有些醉了的老朱过来和我说,以后这样的时候没有了。我点头。他又说,你没喝酒可能比我喝了酒看得更清楚些。我对他笑,仍然点头。
  实际上我是惭愧的,一直以为我是陪着室友呆着没走的,呆到最后还觉得有些无聊的我啊,怎么能不惭愧。我不主动去交换临别的祝福,也不主动拿上那一杯告别的酒,我沉默地看着。后来,我在微博里说自己是容易冷眼旁观又事后难过的人。在和老朱短暂交流后,我就真的想陪那群想留在最后的人留到最后。然后,我还开始懊悔自己因为龙哥一句子晨是不是胖了,就不愿意和他合照的幼稚行为。
  三
  前几天,我在寝室收拾要寄回家去的东西,收拾出好多小玩意、好多小纸条,那些我在课堂上走神时候写下的奇怪字句我已经完全看不懂了。找到我在不同活动中的工作证,找到自己的几张聘书,还找到了高考的准考证、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以及纺织服装学院致新生的一封信。
  那天晚上,我打开寝室群里建的相册,把自己这几年存的大家丑丑的、滑稽的照片,悉数发到群里,最后发现这些傻傻的图里数星姐的最多,还忍不住戏谑道,冠军已被内定,阿星或成最大赢家。
  我容易想家,这个学期的前一半时间几乎都在家里,但5月回来之后,再也没有嚷着想家,也一再把自己原定回家的日子一拖再拖。上学期寝室的阿娟和我说,子晨,下学期我可能要到5月回学校了,可能会工作实习。所以上学期末她走的时候,我因为兼职没能送她,还难过了一阵。娟姐临走时把自己的电动车留给我,发消息告诉我,子晨,你去兼职的时候就骑我的车,钥匙放你桌上了,还有我的棉手套,你找一找,麦丽素你也留着吃啊。她回家的那天还发了这样的消息说,下学期开学,我想回学校,在芜湖找兼职,在寝室睡觉,和你们吵闹。
  你看,大四之前的日子,我们不放过任何一个假期,一心想离开学校,但是真正到了离开的日子,又变得那么舍不得。
  四
  算着自己离校的日子越来越近,我越来越不知道怎么安排后来的日子,我就定下一天去一个食堂吃饭的安排。
  预感到离别将近的我,录了很多音,夏天学校的蝉鸣鸟叫,寝室大家的嬉笑吵闹。
  真的觉得离别将近,我就跑去办公室看学弟、学妹,想去看看老师们,也想好好叙叙话。
  离校的日子越来越近,以前文字部的学弟、学妹们也开始约我出去吃吃饭,没能去的学妹写了满满一张明信片放在我们寝室楼下给我,还有一个很久很久没联系的学妹,我以为她可能会忘了我吧,却忽然约我去看电影,我和她都喜欢电影,那时候我们常常约着一起看电影,我开始去了解,这个内心有一点点自卑的可爱的小姑娘。我在寝室不住感叹学弟、学妹怎么这么可爱呢。
  我的火车要到终点了。我的大学也要到站了。再见,我爱这所学校里的一切。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