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道平和他的护豚博士团 今年高职院校为何要扩招一百万人 校园特写 颍州区:教育扶贫点亮贫困群众“心灯” 第十届安徽省职业教育校企对接会在蚌埠市落幕
01版:头版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150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1634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19年05月15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1634期  下一期
于道平和他的护豚博士团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报记者 程榕娟 通讯员 钱敏 发布日期:2019-05-15 09:58:10

  课堂上,他手夹粉笔,侃侃而谈,与一群学生在一起交流科学难题,意气风发;课堂外,他身着迷彩服、黑胶鞋,带领着11名博士游走在长江边上,眼睛一刻不离奔涌的水面,偶尔跳起的江豚让他及团队两眼发光。他就是安庆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于道平,在大学教授和“江豚卫士”这两层身份间随意切换。
  安庆江段素来河道弯曲,一直是长江江豚的重要栖息地之一,与洞庭湖、鄱阳湖并称“长江江豚三大生存场所”。从1985年课堂上,他手夹粉笔,侃侃而谈,与一群学生在一起交流科学难题,意气风发;课堂外,他身着迷彩服、黑胶鞋,带领着11名博士游走在长江边上,眼睛一刻不离奔涌的水面,偶尔跳起的江豚让他及团队两眼发光。他就是安庆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于道平,在大学教授和“江豚卫士”这两层身份间随意切换。
  安庆江段素来河道弯曲,一直是长江江豚的重要栖息地之一,与洞庭湖、鄱阳湖并称“长江江豚三大生存场所”。从1985年至今,于道平已和江豚打了三十多年交道,是中国江豚迁地保护开拓者之一。2006年,于道平调入安庆师范大学任教,教学之余,他不遗余力地投入到江豚保护工作中。
  “我们学校是一所师范类院校,在很多人看来,江豚的研究与保护与我们的主业格格不入、不相符合,但是我们学校并不这么看,尤其是校长闵永新,他认为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是任何一所地方高校的责任与使命,江豚保护研究也是学校创建特色鲜明的地方性应用型高水平大学的重要体现”。于道平说,这些年,正是得益于学校的大力支持,他可以没有包袱地投入到江豚研究中,为筹建西江保护区四处奔走。2014年4月,在他与学校,以及安庆市渔政局的努力下,当地政府终于同意在西江划出一部分水域建立长江江豚救护中心。同年,水生生物保护与水生态修复安徽省高等学校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落户安庆师范大学,陆续有11名年轻博士加入,于道平不再是一个人战斗了。
  “这些年轻人虽然有着齐刷刷的高学历,但他们看起来都不太像博士,更像是长江上的渔民”。于道平说,这些年,博士团的业余时间基本上都泡在了江面上,组织野外考察,开展江豚救护,解剖死亡江豚,遇上恶劣天气时下水、拉网、抬船……样样干得有模样。“连江上的那些渔民都经常说,你们放着好好的大学日子不过,一天到晚和我们泡在这,拉网、抬船干得跟我们一样娴熟”。
  于道平回忆道,有一次,两头江豚被放入安庆西江围网,其中一头由于不适应,焦躁不安,来回游动,不停撞网。再这样下去,江豚很可能撞伤自己,一不小心还会堵住气孔导致死亡。情急之下,博士团里的两位成员来不及思考,也来不及脱衣服,“扑通”一声跳进了温度不到10摄氏度的水中。他们合力抱住江豚并将它转移上岸,顾不上穿上同事送来的外套,接着给江豚按摩缓解它的情绪。待江豚稳定下来并被重新送入围网后,他们的手早已冻得通红,身子也因为寒冷而瑟瑟发抖。
  长江流经安徽境内的水域长约416千米,俗称“八百里皖江”。这些年,在于道平的带领下,博士团的足迹遍布这片水域的每一角落。因为江豚,一度从中国的长江跨越到柬埔寨湄公河流域,于道平团队带着首创的深水围网救护长江江豚并成功繁殖的技术,帮助当地保护濒危伊河海豚,从而参与到“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项目中。
  辛勤的付出换来了斐然成就,于道平和博士团除了提出“通江湖泊入口是江豚冬季觅食点”这一重要观点外,还创立了江豚易地保护人工投喂技术,并应用于江豚野外救护;利用长江故道或小水体圈养江豚,人工投喂与自然水体中捕食活鱼,维持迁地保护区江豚野外生存与繁殖能力。2014年,安庆西江江豚救护中心用深水围网成功救护了五头江豚。2015年6月4日,经过人工驯养繁殖,其中一头成功分娩一头小江豚,这是国内首例在围网内自然诞生的江豚。团队近三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三项、省自然基金两项、香港海洋公园保育基金两项、国家部委专项资金10项等。
  多年辛苦的野外工作,于道平病痛缠身,腰肌劳损,风湿性肩周炎,胃病, 1995年还检查出患有血吸虫病,可他全然顾不上。“江豚是长江生态系统中的顶级物种,如果把江豚保护好了,那么整个长江流域的生态物种就会得到庇护。”于道平说。
  至今,于道平已和江豚打了三十多年交道,是中国江豚迁地保护开拓者之一。2006年,于道平调入安庆师范大学任教,教学之余,他不遗余力地投入到江豚保护工作中。
  “我们学校是一所师范类院校,在很多人看来,江豚的研究与保护与我们的主业格格不入、不相符合,但是我们学校并不这么看,尤其是校长闵永新,他认为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是任何一所地方高校的责任与使命,江豚保护研究也是学校创建特色鲜明的地方性应用型高水平大学的重要体现”。于道平说,这些年,正是得益于学校的大力支持,他可以没有包袱地投入到江豚研究中,为筹建西江保护区四处奔走。2014年4月,在他与学校,以及安庆市渔政局的努力下,当地政府终于同意在西江划出一部分水域建立长江江豚救护中心。同年,水生生物保护与水生态修复安徽省高等学校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落户安庆师范大学,陆续有11名年轻博士加入,于道平不再是一个人战斗了。
  “这些年轻人虽然有着齐刷刷的高学历,但他们看起来都不太像博士,更像是长江上的渔民”。于道平说,这些年,博士团的业余时间基本上都泡在了江面上,组织野外考察,开展江豚救护,解剖死亡江豚,遇上恶劣天气时下水、拉网、抬船……样样干得有模样。“连江上的那些渔民都经常说,你们放着好好的大学日子不过,一天到晚和我们泡在这,拉网、抬船干得跟我们一样娴熟”。
  于道平回忆道,有一次,两头江豚被放入安庆西江围网,其中一头由于不适应,焦躁不安,来回游动,不停撞网。再这样下去,江豚很可能撞伤自己,一不小心还会堵住气孔导致死亡。情急之下,博士团里的两位成员来不及思考,也来不及脱衣服,“扑通”一声跳进了温度不到10摄氏度的水中。他们合力抱住江豚并将它转移上岸,顾不上穿上同事送来的外套,接着给江豚按摩缓解它的情绪。待江豚稳定下来并被重新送入围网后,他们的手早已冻得通红,身子也因为寒冷而瑟瑟发抖。
  长江流经安徽境内的水域长约416千米,俗称“八百里皖江”。这些年,在于道平的带领下,博士团的足迹遍布这片水域的每一角落。因为江豚,一度从中国的长江跨越到柬埔寨湄公河流域,于道平团队带着首创的深水围网救护长江江豚并成功繁殖的技术,帮助当地保护濒危伊河海豚,从而参与到“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项目中。
  辛勤的付出换来了斐然成就,于道平和博士团除了提出“通江湖泊入口是江豚冬季觅食点”这一重要观点外,还创立了江豚易地保护人工投喂技术,并应用于江豚野外救护;利用长江故道或小水体圈养江豚,人工投喂与自然水体中捕食活鱼,维持迁地保护区江豚野外生存与繁殖能力。2014年,安庆西江江豚救护中心用深水围网成功救护了五头江豚。2015年6月4日,经过人工驯养繁殖,其中一头成功分娩一头小江豚,这是国内首例在围网内自然诞生的江豚。团队近三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三项、省自然基金两项、香港海洋公园保育基金两项、国家部委专项资金10项等。
  多年辛苦的野外工作,于道平病痛缠身,腰肌劳损,风湿性肩周炎,胃病, 1995年还检查出患有血吸虫病,可他全然顾不上。“江豚是长江生态系统中的顶级物种,如果把江豚保护好了,那么整个长江流域的生态物种就会得到庇护。”于道平说。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