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蓝的星空 出游,是不辜负春天的绝佳方式 邪不压正
05版:读写天地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150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1618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19年04月15日  星期一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1618期  下一期
湛蓝的星空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日期:2019-04-15 11:36:42

  黄逸菲,合肥北城中学学生。
  本人是一个性格开朗活泼的女生,乐于寻找语文和英语中的乐趣,尤爱阅读散文诗和英文美文,正如“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籍不仅能提高文学素养,更能给予精神食粮,尽情遨游在书的海洋中的同时也希望交到和我拥有同样爱好的你。
  作为21世纪的少年,自强自立的良好风范是不可少的。我一直认为用心、踏实是做好每一件事的基础,而热情、真诚也是必不可少的条件。我相信天道酬勤,更懂得脚踏实地,也相信这些信念会成为人生的向导,让我以更踏实的心态去完成好人生中的每一件事。

海棠花开 先生犹在

□黄逸菲
  辅导教师  王琳玲

  他写冷雨:前世隔海,古屋不再,杏林,春雨,江南;
  他写绝色:你带着笑向我走来,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他写诀别:莲只开一个夏季,为你,当夏季死时,所有的莲都殉情;
  他写乡愁: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余光中先生在情与墨的平面上安慰着诗人波澜的灵魂,他思念着自己的四年,孤独着自己的孤独,穿过时光的缝隙,信步拾阶而来。
  风吹旧忆缠绵,苍白少年容颜。
  轻推时空之门,我看见80年前的炮火将他逐走,他流离失所,成了“茱萸”的孩子。一枚邮票,隔着挚爱亲密的母亲,那里是承载着儿时欢乐的江南,一张船票,隔着千里外收线的新娘,那里回溯着青春的悸动。少年被风吹大,那颗紧绷的心正倒数着归期,直到——乡愁变成矮矮的坟墓,踏着湿冷的清明路,将母亲葬于江南,从此所有的牵挂都不再有归期。他隔着这湾浅浅的海峡,做一年没有尽头的事:等你,在刹那;等你,在永恒。
  雨打故梦落幕,听听那场冷雨。
  先生一袭素衣漫步雨中,听雨滴拍打瓦片和年迈沧桑的青石板,迷幻冰冷的雨荡漾着潮湿的四年,他好像没有悲伤,只是思念不断缠绕缚住的心,夹杂着说不出的苦涩。他怀念儿时的中国,又叹息台北怎么长高了。雨不再滴落在矮矮房屋屋顶的瓦片上,而是跌落在高楼顶上,没了音韵。树也被砍光了,挂着油布篷的三轮车也都消失不见了。前世隔海,古屋不再,雨听起来格外冷了。孤寂的心,空杯话语着谁的脸颊,无人知晓,凉了一笔牵挂。
  雪落枝梅散尽,烧痛乡愁四韵。
  那张海棠红,带着烧痛的乡愁,渐渐失去灼热。他独斟一杯浊酒,惆怅了数十年的长江水,摘下一片血红海棠贴在胸口,看远山被飘然的白雪覆盖,采撷一枝腊梅,把心中的灼热化作四韵。这岸的花苞花草,随着赤子之心被冻裂。梦醒,他只能老泪纵横地在高山上眺望,不知是什么无形的墙壁竖立在一湾浅峡,只有这份忧愁,从这一岸,到那一岸。
  少年终究老了,不再在冰冷的密歇根眺望,不再透过黑夜看中国的黎明,而在长江与黄河之间,枕着头颅,用白发盖着黑土,做一个魂归的游子。先生的一生就如他自己所言,你踩过的地方绽几朵红莲,你立过的地方喷一株水仙。
  在文艺之路上,邂逅余光中先生,只为采一支莲,隔着黄昏,隔着细雨,隔着白雪,伴着铁轨一样长的记忆,回首笔尖所染的少年时代。

 

书卷多情似故人

□黄逸菲
  辅导教师  张海燕

  初秋渲金,夏末花逝,书籍,让我窥见笔墨生香的韵致;朝阳初起,晚霞遍地,书籍,让我感受温婉轻至的四季;皓月当空,星辰闪烁,书籍,让我聆听岁月流逝的嘀嗒。
  故国神游,吹乱谁的愁绪。
  一篇《孔雀东南飞》打动多少思绪情长?一篇《满江红》染红多少英雄本色?“血色染江山,马蹄风吹乱”,一章古文,描摹多少明月寒鸦?未央的夜将回忆倾洒,远处幕夜下,孤独的瘦马提盏红腊将泪落篱下,孤寂的心,空杯华语着谁的脸颊,无人知晓,凉了一笔牵挂。遗忘了悠悠经年,淡却了生死宿命,烟雨红尘中,惟愿置身于古文,迸发出与古人千百年后的共鸣。
秋月春花,缤纷谁的四季。
  或许,只是浮沉中的一片枫叶,我夹指而过,便有了“霜叶红于二月花”的热烈;或许,只是漫步于湖畔的一缕情丝,我驻足冥思,便有了“欲把西湖比西子”的娇艳;又或许,只是一次参诵佛经,便有了“接天莲叶无穷碧”的婀娜。迷失在诗歌的殿堂,在氤氲的花海水乡,静看花开花落,随一曲月下终了,找寻隔世芳香,怎再怕此去经年。书卷多情似故人,我愿做一片斜晖,洒向诗歌的辉煌。
  烟雨朦胧,唤醒谁的思念。
  中国又重新站起来了,她盛开在书画中、盛开在烟雨里,在朱自清的月光中,在余光中的畅想里,在席慕蓉的文笔里。她笑了,如莲般温和、菊般佛性。洋洋洒洒的文字里,又是一个繁盛的国度——散文的天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长叹,一生嗅一春”。沙砾见珍珠,月中寻光明。散文如青丝细雨,是演绎不完的烟雨绵绵。 
  静菊独袄,过雁相排。在书籍中,我颦笑自如,执笔落花,越青苔随意潦草;在书籍中,我拾梅自举,跨隔世芳香几处光亮,相信云水禅心自会酿造芬芳,花开半季,终会情暖三生。
  和一曲清风古韵,知晓哪家孤寂心意,或待故人踏雪乘月而归,或独自与花影阡陌相伴,或做一个清净的归客,看窗前流水,叹岁月静好。
  书卷多情似故人,在红尘香醉的世界里永安空虚的魂灵。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