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寄生虫
04版:世界真奇妙·E学安徽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150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1560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18年12月03日  星期一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1560期  下一期
我不是寄生虫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发布日期:2018-12-03 14:56:22

科学放大镜

  毒液,一个来自Klyntar星球的黑色液体生物,嗯,长的有点像石油,不知道咋回事,不偏不倚地飞到地球上来了。到了地球的毒液,开始寻找合适的宿主,从蜘蛛侠彼得·帕克到倒霉记者艾迪·布洛克,都曾是毒液的共生对象。很多小朋友看这部电影,会觉得毒液很酷,看完后觉得意犹未尽。在电影中,面对别人奇特的眼光,艾迪·布洛克会解释道:额,那只是我身上的寄生虫。NO!毒液可不认同这个说法,它一再要求艾迪·布洛克道歉。其实,从生物科学的角度来看,毒液还真不是一种寄生生物。

Klyntar星球(图源:Klyntar)

  根据多年研究结果,美国著名微生物学家玛葛莉丝(L. Margulis)博士,深信共生是生物演化的机制。她说:大自然的本性就厌恶任何生物独占世界的现象,所以地球上绝对不会有单独存在的生物。自然界中的不同物种之间,都有着一个简单的逻辑关系,对自己有用的,对自己没有用的,以及对自己有害的。
  不同物种之间所形成的关系也叫种间关系,按照其强弱与利弊关系,种间关系可以简单分为以下几种(当然不止这么多,大自然远比想象中复杂,后面会讲到这个问题):

寄生

  一种生物寄附于另一种生物的身体内部或表面,利用被寄附的生物的养分生存,比如体内的蛔虫和人类的关系就是寄生。蛔虫主要寄生在人的小肠中,靠摄取肠内半消化的食物生存。对人类来说(至少依据现有研究),这没有好处,坏处一堆。比如被寄生的人类会营养不良;蛔虫过多会造成肠梗;还有可能造成腹痛,严重的甚至会造成死亡。小米姐姐至今还记得小时候吃药打虫的情景。

互利共生

  《海底总动员》里的小丑鱼尼莫和海葵,就是互利共生的关系。小丑鱼居住在海葵的触手之间,可以使海葵免于被其他鱼类食用;海葵有刺细胞的触手,可使小丑鱼免于被掠食。小丑鱼本身则会分泌一种黏液在身体表面,保护自己不被海葵伤害;它会吃海葵消化完的残渣,有时还把自己当诱饵,协助海葵捕食其他鱼类。

图源:Wikipedia

竞争共生(竞争)

  一般来说,两者能力相当的、资源需求越接近的物种之间会存在竞争关系。两条养在缸里的斗鱼,会为了吃主人投下的食物而大打出手,有时也会为了领地干架。两株挨得很近的植物,会争夺阳光、水、土地里的养分等等。竞争的后果是,有一方取得胜利,或者没有胜者,但不管是哪种结果,多少都会落下一些伤,只是胜者少了点伤,败者多了些伤。

  斗鱼(图源:三联)

片利共生

  对其中一方生物体有益,对另一方没有影响,如海里的  鱼和鲨鱼等其他生物的关系。由于  鱼的游泳能力不好,因此头部演化出类似吸盘的构造,方便附着在其他生物身上,对被附着的动物却完全无害,对象包括鲨鱼(例如下图中的铰口鲨)、鲸鱼,甚至潜水者。在这段关系中,  鱼是获利者,但是,对另一方来说既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

  图源:Wikipedia

片害共生

  对其中一方生物体有害,对其他共生线的成员则没有影响,片害共生有的时候也称为拮抗。抗生素就是这样的例子。青霉菌会分泌青霉素破坏其他细菌细胞壁的合成,进而导致细菌体失去抵抗渗透压的能力,大量地从外界吸收水分,然后“砰”地一下胀破,达到抑制其他细菌生长繁殖的目的。但是对青霉菌自身来说也没什么好处,正所谓莫得感情的杀手。

无关共生

  双方都无益无损,这种例子很多,如住在同一棵树上的鸟和松鼠,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利害关系,各自安好地在树上过日子,谁也不会过多地打扰谁,也不会有谁从中获益。
  前面介绍的这些都是比较基础的种间关系,但大自然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复杂,并非所有的种间关系都如此容易定义,有些关系剪不断理还乱。牛椋鸟和其他哺乳动物的关系就是比较复杂的。
  牛椋鸟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跑到犀牛、河马和斑马等其他食草动物身上活蹦乱跳,吃掉它们身上的跳蚤、虱子,同时自己也吃饱了肚子。此外,因为生性机敏,牛椋鸟还能帮这些呆木的大个子当哨兵,一有风吹草动就马上起飞。这样一来,那些哺乳动物自然就知道有危险了,也因此不会将鸟儿从身上赶走。
  看到这,也许你会说:这不就是简单的互利共生关系吗?不不不,没那么简单。有时,在可怜的哺乳动物受伤之后,牛椋鸟会啄食伤口上的组织液。这样,就只有牛椋鸟得了好处,受伤动物的伤口愈合得更慢。这会儿它们就不是互利共生,而是单纯地一方获利,另一方遭殃。根据前面的分析,那就是寄生关系了。

  正在啄食伤口的牛椋鸟 图源:Jerry Xu

  这样的例子在神奇的大自然里还有很多很多,所以有时候种间关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回到正题,在电影中,毒液与艾迪·布洛克的关系就单纯了许多。
  首先,毒液不管有没有艾迪,都可以存活。
  其次,毒液对艾迪的大脑造成侵蚀,会影响甚至控制对方的想法。
  再次,毒液会大幅增强艾迪的能力,还能让宿主断肢再生,当然毒液也可以获取宿主的全部能力。
  最后,艾迪体内是有癌症的,毒液的存在加速了癌细胞的扩散。虽然毒液只要在宿主体内都不会有事,但一旦毒液离开,宿主的免疫系统就会崩溃。
  结合以上所述,再从严谨的生物学角度来看,毒液和艾迪·布洛克的关系更像是互利共生关系,还有片利共生的倾向,也许比这还要复杂些,但绝不是单纯的寄生关系。
  所以,毒液会愤怒地说:我不是寄生虫!(文图选自科普中国)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