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里乡村 老蒲扇 我心中的李杜 最珍贵的记忆
08版:青春文字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205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1317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17年05月15日  星期一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1317期  下一期
我心中的李杜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淮北市第12中学高二(10)班 魏子清 发布日期:2017-05-15 12:24:31

□辅导教师  周海燕

  “昔日乘马去,今驱万乘来”的李白,他是“其翼若垂天之云”的大鹏,不屑做“翱翔蓬蒿之间”的斥鷃;他是“双睛曜宿,六翮垂云”的大鹗,昂首观宇宙把视野扩大到最大限度;他是云,飘到天顶去探寻天空的浩渺;他是水,奔向大海去扬起海上的狂涛。
  他说“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从而走向仕途。后来,他呐喊着“君王虽爱娥眉好,无奈宫中妒杀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便“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又浪迹天涯了。
  李白想游,会说“仗剑去国,辞亲远游”;李白想家,会说“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李白想上天,会说“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李白好剑,会说“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李白好酒,“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共销万古愁”。客路塞外,便说“明月出天外,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即便是在朋友家中,仍然不妨碍他高唱“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政坛的失意,使他诗坛得意,无尽的踌躇,成就了他无边的自由。他明白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李白相信,总有一天,他可以“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但是李白不会说“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在那一个晦暗的时代,有一人是唯一的明灯。他便是杜甫。
  杜甫没有青年,他给人的形象总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年少时,他说“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暮年时,他说“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他不曾想过“长风破浪”,也没有机会“直挂云帆”。
  他怒不可遏地批判着“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的统治者,批判中带以忧愁,忧愁中又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博大胸襟与崇高理想,打动着每一个人。你看到了动荡生活下人民的苦难,“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只能无奈“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于是长吁短叹“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面对衰落的国运“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生”,你能做的也只是祈愿“北极朝廷终不改,西山寇盗莫相侵”。
  愁上心头,你却不能借酒消愁;国家危机,你却不能为国效力;异居他乡,你却不能回归故乡。“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这只是你梦中的景象,如泡沫一般。
  秋上心头,一半是那乡愁,剩下一半化作忧国,提笔落墨,便是一片悲秋。你生于盛唐,却唱不出盛唐的繁华;你与李白为友,却不能像他一样“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你唱出的是唐朝的衰落和动乱,你挥洒的是苦难人民的哀叹与泪水。
  李杜啊,你们留下的诗篇让我细细地品尝,你们高高的身影让常我痴痴地仰望。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