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音乐点亮“黑眼睛”
05版:青年人物 上一版 下一版

      《安徽青年报》(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全年订阅价205元,各地邮局均可订阅)是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报,也是全省唯一一张面向青少年、面向教育的专业报刊,服务教育、贴近学生、关注青年是我们的办报宗旨,经过长期的实践,我们走出了《学生周刊》、《教育周刊》和《新闻周刊》的系列办报之路,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的朋友,使《安徽青年报》成为我省教育舆论宣传的主阵地,成为广大师生展示才华的新闻舞台。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第1316期  总第总第58期期  2017年05月12日  星期五
返回首页 上一期  当前第1316期  下一期
用音乐点亮“黑眼睛”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通讯员 王世宁 本报记者 谢婷婷 发布日期:2017-05-12 10:46:35

  身穿白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手持各类乐器奏响旋律,聚光灯下绽放热情和阳光,用一首《真的爱你》震撼全场五百多名观众。从组建乐队到第一场秀,他们用了七个月的时间。
  4月11日,芜湖百花剧场,一支名叫“黑眼睛”的摇滚乐队完美演绎了自己的首秀。他们来自芜湖市盲人学校,是我省首支盲人乐队。之所以叫“黑眼睛”,是希望借顾城的诗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期盼自己在黑暗中扩大生活边界,让梦想、才华在青春岁月里留下痕迹。“同时帮助更多的盲人找到自信和对生活的乐趣”。
  音乐像一道光亮
  在吉他手冯登天赐的记忆里,连蓝天白云都没有。1997年出生的他患有先天性失明,仅有微弱的光感。“我听到的第一段旋律在广播里”。一个孩子的内心就这样安静下来,音乐带着他的人生开始奔跑。九岁那年,冯登天赐第一次接触到乐器,是来学校志愿服务的大学生带来的吉他。“听到那个声音时,震惊了”。至今回忆起来,冯登天赐仍旧很激动。“再大一点,我拥有了人生的第一把木吉他。但是没有坚持去学,因为拨弦拨得手疼。也没人教我”。直到几年前,冯登天赐才学会第一首曲子《老男孩》。
  从那以后,一把旧木吉他成了冯登天赐最忠实的伙伴。去年9月,学校开设音乐和多门乐器课程,他才开始乐理学习,接受教师的专业指导。天赐的聪明劲很快显现出来,吉他技艺日渐成熟。现在只要一提到音乐、一说到吉他,他就会不自觉地笑起来,那是他最自信,也最骄傲的笑容。
  在鼓手李明看来,“鼓是乐队的‘指南针’、节拍器,整首歌的速度都是由鼓来掌握,其他部分都需要去配合它”。李明留着板寸头,嗓门很大。他是乐队中的鼓手,今年刚成年,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很小的时候,李明就受同学影响知道了架子鼓,并燃起了一种驾驭它的热情。后来,他主动找到乐队指导教师,“强烈要求”学架子鼓,用他的话说,他对架子鼓的心是火热的。
  李明是该校的“老人”了,初中在文化班读书,后来升至中专班。活泼搞怪的他一直是乐队的开心果,遇上排练经常出错、大家灰心丧气的时候,他常常和冯登天赐一个敲鼓、一个唱歌调节气氛,把大家逗得哭笑不得。真正到了自己练习时,李明却一点不含糊。由于架子鼓的特殊性,大多时候他是自己单练的,常常一首歌要练上近百遍。
  电吉他手储浩岚20岁,就已经掌握十几种乐器,是乐队公认的“灵魂人物”。严重视力障碍的他于2016年从该校毕业,如今留校成了唯一一位专业音乐教师。“正是因为自己曾经学习乐器的艰难,所以现在更能体会学生的不易”。代课以来,储浩岚坚持一对一、手把手的教学。
  加入乐队后,大家合作演出最难的就是默契。演出前,他们会把演出曲目反复听,“我们称作‘扒带’,这样可以从里面找出自己该承担的部分”。配合排练时,储浩岚的意见总能让大家信服,他就成了乐队的艺术总监,从选歌、编导、总排,掌控着乐队的演出整体情况。
  在这个乐队中,唯一的女成员是键盘手王军侠。她出生在皖北一个偏远村庄,五个兄弟姐妹中四个是盲人。十二三岁时,一位亲戚买来一架电子琴送给她“解闷”。当第一次按响琴键的时候,她找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
  18岁,喜欢扎马尾,精致的五官笑起来像个娃娃,王军侠骨子里是个胆小内向的女生。尤其是在团队合练的时候,她最容易紧张,一紧张就弹错,最后急得脸通红。登台演出大获成功,回到学校被同学团团围住,王军侠第一次对自己充满自信。
  22岁的贝斯手陈怡君来自广东省茂名市,七岁时因病失明,是乐队里的老大哥。在进入该校学习之前,他练过吉他,进入乐队后,被调整到贝斯手的位置上。“团队需要我在哪里,我就去哪里”。成熟、稳重的陈怡君一点也不介意。
  为了练好贝斯,陈怡君每天中午都会放弃掉午休的时间来练琴,怕吵到室友,他就不插电“空练”记和弦。说到以后的打算,他计划先到按摩店打工,存些钱,钱存够了就自己开家按摩店。这样不仅解决了温饱,还可能遇到一些志同道合的盲人朋友,一起再组个乐队。
  点亮更多的“黑眼睛”
  乐队从组建到登台,还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教师周振中,他是领队,也是首秀当天的“临时”主唱。
  周振中说,磨合是乐队中每个人都在经历的。一个人玩乐器和组团玩乐队“区别太大了”。最难克服的就是配合协调,“尤其是大家都看不见。看得见,配合完成一首曲子时,只把自己那部分记住,盯准乐谱就行。但看不见就没办法,必须把整首曲子的每个音符都记牢,才知道什么时候该你”。如此一来,但凡有某个人偷懒,效果就达不到,“练熟一首曲子,至少要三个月”。除此之外,乐队的发展还面临了包括经费、器材在内的许多问题,一定程度上制约着乐队的成长。
  好在学校自去年9月开始音乐教育改革,引进专业教师,开办了葫芦丝、二胡、电子琴、吉他、声乐等音乐学习班,学生们的学习兴趣非常浓厚,已经吸引了四十多名学生接触音乐。“我们乐队的‘后备力量’强大”。周振中说,目前,他正在物色主唱的人选,并开始下一首歌的排练。他希望整支乐队都是由学生组成,而他更愿意做一个助力乐队磨合、成长的服务者。
  “我真的很高兴,音乐让他们互相感染和激励,不固步自封,充满希望。”投身特殊教育工作多年、该校校长席蔚菁欣慰地表示,学校的音乐事业已经得到很多人的关注。市残疾人联合会拿出两万元经费帮助乐队成长,市文化馆的教师从2015年起就风雨无阻地坚持每周为大家免费教授乐器和声乐。

       如今的“黑眼睛”已经成了芜湖市盲人学校的明星团体,常常受邀参加各类演出。尽管每次的“登台”和“谢幕”,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方便,但是只要音乐响起、掌声热烈,他们就是舞台中央最快乐的天使,能演奏出直抵人心的天籁之音。采访中,令记者感动的不仅是透过“黑眼睛”看到的那些自由、快乐的灵魂,更是他们传播和影响更多盲人勇敢走出“封锁”、拥抱美好生活的信念。艺术于他们而言是生活的另一扇窗户,洒进阳光,看到绿色,感受微风,倾听花开,闻到甜甜的芬芳。祝福所有的“黑眼睛”。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19号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17428号